首页 > 新闻中心 > 焦点新闻 > 正文

瑞士之雪 可以攻玉!

2017-09-16

受瑞士形象委员会邀请,北京青年报记者日前前往瑞士采访该国冰雪运动设施以及创新情况。瑞士是欧洲最负盛名的滑雪胜地,阿尔卑斯山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让瑞士拥有众多落差巨大、降雪丰厚的滑雪场。

圣莫里茨曾两度举办冬季奥运会,韦尔比耶是欧洲最大雪场之一。对于即将在2022年举办冬奥会的北京,这里有着成熟的办赛经验可供借鉴。在采访中,北青报记者感触最多的还是瑞士将服务推向极致的认真和对创新深入骨髓的追求精神。


崇礼的瑞士“姐妹”什么样

2017国际冬季运动博览会近日在国家会议中心举办。瑞士作为2017国际冬季运动博览会的首个主宾国,该国的圣莫里茨市宣布,与北京延庆区结成友好关系。而此前北京冬奥会承办城市张家口的崇礼区,也与拥有瑞士最大滑雪胜地韦尔比耶的巴涅区结为友好姐妹区。韦尔比耶滑雪场的软硬件到底比崇礼领先多少,是北青报记者此行关的重点。

首先是大。韦尔比耶滑雪场面积为瑞士最大,四山谷地区六大雪场通过总共93条索道和缆车联通起来,雪道总长超过410公里。还有落差大。雪友从3330米的峰顶,滑到海拔821米的山脚,落差达到2500米。一路下滑,面前就是壮丽的阿尔卑斯山脉风光。

韦尔比耶缆车公司CEO埃里克·巴勒特需要换乘三趟缆车,才一路爬升到海拔3330米的芒特佛特山顶。他说,这里是瑞士阿尔卑斯四山谷的中心,也是瑞士唯一能同时看到马特宏峰和勃朗峰的滑雪度假村。

再有是全。韦尔比耶具有顶级滑雪度假村所需要的一切:优质的山地和谷地,充足的天然降雪,冬日的暖阳,美丽的阿尔卑斯景色和度假村。夏天这里的雪坡还原成了高山草甸,最适合进行登山旅行、山地自行车活动。

最后是刺激。韦尔比耶不仅有机压雪道,还以瑞士最丰富的野雪著称于世。韦尔比耶还是极限运动的乐土。在3330米的山顶,CEO指着对面寸草不生、岩石嶙峋的断崖说,这就是2017世界自由式滑雪巡回赛(Xtreme Verbier Freeride World Tour)年终总决赛的比赛地。赛事的世界冠军、24岁的法国小伙子里奥·斯莱麦特,就低调坐在一边。一开始没明白,人怎么可能从落差超过800米、坡度估计55度的断崖上滑下来,还是CEO从手机下载了视频才看明白。原来自由式滑雪巡回赛要求选手先背着板从后面攀上断崖,再从前面根据各自选好的线路一跃而下。

说来说去,好像韦尔比耶的姐妹区崇礼分分钟遭到了“碾压”的节奏。但以北青报记者对崇礼的了解,崇礼几大雪场在人工造雪的雪质、雪道的设计和安全性上,不次于瑞士雪场。相比来说,崇礼的优势还在于食宿的价格,尤其是餐饮方面优势明显。

在巴勒特看来,这中瑞两姐妹正好形成了良性互补。在崇礼入门的滑雪者,水平提高后,可以前往瑞士韦尔比耶,享受到滑雪的至高境界。距离上,北京直飞瑞士的航线“仅”10个小时;雪场距离日内瓦仅2个多小时的车程,通达性好于其他著名阿尔卑斯度假村。

刚刚在北京举行的冬季博览会,展示了瑞士在冬季旅游和冬季运动方面的领先科技和基础设施,推广了“瑞士——冰雪家园”的概念。瑞士驻华大使戴尚贤在开幕式上表示,“作为冬季生态运动、冬季旅游的领导者,瑞士在提供绿色解决方案方面也是世界领先,而中国在这些方面正面临着诸多挑战。瑞士一方面在吸引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前往瑞士旅游参观,同时我们也期待与中国有更多长期的合作”。


北京冬奥不乏瑞士制造

还有5年,冬奥会就将在北京和张家口两地举行。提到这一点,国际奥委会的项目策划师盖德脸上露出些许遗憾的表情。一问才知道,瑞士的圣莫里茨和达沃斯,也曾提出申办2022年冬奥会的意向,但最后撤回了申办意向。

1928年和1948年,圣莫里茨两次主办了冬奥会,成为第一个主办两届冬季奥运会的城市。当时圣莫里茨申办成功的秘诀,不仅因为镇子早在17世纪就是成熟的高端度假地,还有周边成熟的场馆和酒店配套。当时奥运会没有奥运村,选手们散住在民宿和酒店里就够了。

如今圣莫里茨放弃了申办冬奥会的机会,但盖德依然有机会为北京冬奥会效力。他是北京冬奥会项目策划负责人之一,近一年间多次在中瑞间飞来飞去。虽然北京冬奥会的具体项目策划方案不能多说,但盖德认为,未来北京在冰雪方面的投入,会让市民享受到丰厚的回报。“比如单板大跳台滑雪的场地,已经确认安装在首钢园区内。加上新建的冰上中心,周边的酒店、办公配套日益完善,周围市民的生活质量会随之提高。”他说。

为北京冬奥会操劳的瑞士人还有很多。比如正忙着在北京小海坨山上规划雪道的伯纳德·鲁西,就是瑞士体育的传奇人物。据瑞士同行介绍,老头当年的闻名程度堪比如今的费德勒。有一款瑞士名表,还以他的名字命名了一个经典系列。

鲁西如今已经69岁,但正装衬衫配上牛仔裤,浑身上下没有赘肉,给人以精明强干的感觉。对于自己的职业生涯,鲁西先生很谦虚,“就像费德勒,可能是网球场旁边出生的,我呢,是在雪场出生的,所以一岁半就学会了滑雪,不然冬天没法出门。”

作为高山速降项目的奥运会冠军,鲁西当然不是靠着谦虚拿的金牌。除了过人的体魄、胆识和刻苦的训练,鲁西坦言他喜欢速度带来的刺激。如今他的工作也非常刺激,是为冬奥会做雪道设计。北京冬奥会的高山速降赛道,正是他眼下负责的项目。“筹办期间,我跟随国际雪联去北京考察,我们需要为北京找到一座落差达到800米的山,好在我们在小海坨找到了合适的地点。”他说,“目前我们在按自然的走向设计赛道,同时尽量不破坏自然景观。而等奥运会结束,这个场地还能为普通滑雪爱好者服务。”

瑞士与冬奥会的关系当然不止于此。在美丽的日内瓦湖畔,是著名的瑞士洛桑大学,该校体育科学专业的几位教授接待了我。体育科学和智能运动专业的本特凯瑟教授、米莱教授,研究如何应用高科技设备为瑞士越野滑雪、跳台滑雪和高山速降选手提供更好的训练条件,包括利用设备使选手无需在高原训练就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而洛桑大学反兴奋剂研究技术中心主任马歇尔·索基教授,则为国际奥委会提供运动员赛前和赛时血样尿样的检测工作。从环法王者阿姆斯特朗的落马,到索契冬奥会的东窗事发,如今在国际田联广泛采用的生物护照,背后都是由该中心提供技术支持和独立检测。索基教授表示,迄今为止最有效的反禁药手段,当属为运动员设立生物护照。索基教授还透露,日前在伦敦田径世锦赛上宣布退役的牙买加“闪电”博尔特,也一直受到他们的特别关注。“我能说的是,他确实通过了所有的兴奋剂飞检和赛时检测。”索基说。


瑞士创新是立国之本

到瑞士感受最直接的,就是处处的青山绿水,美景多得让人只想徜徉其间。不过瑞士人却不敢将时间全部寄情于山水间。位于欧洲中心位置的瑞士人,颇具紧迫感,创新一直是瑞士立国之本。不仅本国充满创新意识,如今还拉着中国,要一起走创新之路。

这次来瑞士,听说在苏黎世就有中国学生正在创业。来自陕西的李翔,从瑞士巴格利斯特大学生物力学博士毕业,说起来他的创新方向,和冬季运动有些关系。在校学习期间,该校医院就是瑞士著名的骨科生物力学诊所和研究机构,每年都有众多骨科患者慕名而来。除了四成是各种原因跌倒,还有13%的患者是因滑雪滑冰等运动导致损伤。在医院,膝盖前十字韧带重建是平常的手术科目。不过传统的手术治疗方案,有可能在术后出现固定效果问题,而专为运动员设计的带骨韧带重建,病人疼痛感又很强。李翔通过整合生物力学和3D打印技术,找到一条更优的方案,他的博士论文就是这一方向。在与导师论证期间,开办创新公司的思路慢慢清晰起来。“目前我老板、我同学以及一名专业医生,成了公司的股东。我如今成了CEO,专注公司的发展道路。”他说。

李翔说,在瑞士,生物医药行业创新成功的例子不少。而创新公司的基础,是这里著名高校、高度专业化的中小企业和实力雄厚的跨国集团,在开发和研究方面,能构建紧密的合作网络,营造出健康的创新生态系统。李翔说:“比如我现在租用学校的地方办企业,学校占了部分股份,我可以免费使用学校的场地、实验室、科研仪器。这都是创新企业必需的成长环境。”

至于李翔的创新公司的投资天使,则由政府扮演。在瑞士,为了鼓励创新,瑞士国家科学基金会、技术创新委员会扮演的融资角色也功不可没。前者以推动基础研究、培养优秀人才为使命,后者为初创企业予以资金上的援助,并为研发活动提供共同基金。

目前,李翔的苏黎世医疗公司已经给自己第一个创新产品申请了欧洲医疗许可证。在该校医院,也已有两位病人给自己的膝盖选择了李翔的医疗产品。到2022年北京冬奥会,也许会有中国运动员能够接受中国人在瑞士开办的创新公司研发的医疗产品。


版权所有:北京奥运城市发展促进会 未经授权 不得使用 京ICP备10016671号